首先介绍一下文章作者,不是博主我,而是博主高四那年的班花,虽然本文不是博主写的,但却是博主一个字一个字敲上去的,所以就留有一份。一晃五年光阴,时过境迁,大家都奔向了大江南北,今天博主将文章发表在这里,还请班花同学不要介意。
   

     清新的文笔,青涩的岁月,融入班花的玉颜,再加上对未来满满的憧憬,成就了此文,承载着逝去的青春回忆。  —— —— ——博主记


那年花开——高四的复课生活 

        我一次又一次地想念着那座城市,灯火通明,华丽流转,无论是在现实中,还是在幻想里我都对这个精致的地方抱有美好的向往,我说,请让我近一点,再近一点,让我躲在那个温暖的巢穴里,不知经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(一)

      十八岁那年,桂花落了满地,不曾历经世事的少年,默然地闲看庭前花开花落,细听天外云卷云舒。
      十八岁,我有了不一样的经历。
      这的确是个值得记忆的季节,因为在这岁月如来风,年华似水的青春时节,我和年华被天使钉在了树上,没有流走。
       复课其实早就想过,在我们全班为高考浴血奋战的时候,我从梦的夹缝里偷偷地做了一次短暂的小憩,请原谅我,我不是故意的,我实在是太累了。于是,我来到了这里,不知是报应还是惩罚,我开始了不同寻常的一年,那年我十八岁,桂花落了满地。
      那个秋日太过漫长,漫长地叫人忘记了还有冬天的到来。季节仿佛凝固,天空是特有的高远,所有的人都潜伏在这短暂的静止里,如同不叫的狗和平静的夜。
      我突然渴望下一场暴风雨。

      可是在暴风雨还没有来临之前,复课生活便开始了。
      在这星星还没有休息的时候便起床,等我轻轻走进教室时,却已坐了大多半的人,个个低着头,把自己埋进高高的书堆里,匆匆忙忙的挟制什么。我穿过他们走到自己的座位,仿佛是接受了一场很隆重的膜拜仪式,只是在我坐下时少了掌声。后来,我才想明白,原来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被膜拜的对象,我们便在不经意间成就了自己的伟大,不经意间塑造了自己的性格,不经意间成为了自己不想成为的人生,也是在不经意间漏掉了自己本应该多彩的青春年华。我祝自己死后名垂千古,死的光荣。
      我每天便是如此往复,一个早自习下来发现窗外早已明亮的天,伸个懒腰地把面前的试卷往桌洞里一塞,便拿出另一本继续做,我们是没有时间浪费的,谁也不想白白地把金子丢掉。依然还是匆匆忙忙地一天,试卷满天飞,作业满地堆,充实地不能再充实。记得同桌对我说过的话,晚上熬夜怕睡着了,于是便起身去冲咖啡,可是在我起身前早就睡着了,灯还一直亮着,对面楼上的大妈见我就夸:这孩子真认学,将来一定有出息……。可每次答案都与我萍水相逢。
      大家都在默默地承受着自己的事,无所谓结果如何,我们都 在挣扎,那种忍受是无法用语言和文字来表达的,而是我们用坚强早已抵挡了一切。真的在这些岁月里,我学会了很多,也铭记了很多,不是知道和了解,而是真切的体会,煎熬。我相信,这些与众不同的经历将成为我一生享用不尽的财富。

(二)

      已经很久没有和同学联系了,在这一届,我们做了那道被遗忘的风景,在百万雄狮过大江时,来个潇洒而华丽的转身。于是看到了自己身后的影子,往事知多少?岁月似弦,悄悄滑过,一切变得几乎飘渺,飘渺中感到彷徨,彷徨中体味孤独,孤独中溢出芬芳,这种芬芳叫想念,亲爱的一班朋友们,你们近来好吧,天气变化无常,一定要保重身体呀!
      也许在很多很多年以后,当我们经意或不经意地回想起现在时,我会不会认真地清数一下我们的哭,我们的笑,我们的忧伤,我们的欢乐,我们的相遇,我们的在一起以及我们的各奔东西……
      十八岁,是花也该开了吧。
      可我不是花,我是盆栽的植物,我走过自己的雨季花季,却忘记发给它施肥、浇水,它已奄奄一息。我懂得自己想要什么,不想要什么,我会优雅地面对所有的不幸,谁是谁的定格,谁是谁的不幸。我有时会读一些安妮的书,在她的诉说里,会有细小的疼痛,也会有从来没有过的平静。她创造了无限的空间与大片的荒芜,她的游离,她的失所,装点了一个双一个来不及修饰的来路,掩饰了她呼啸而来的寂寞。
      我不怎么喜欢她,可是我喜欢她的故事,她的女孩总是穿着洗得发黄的旧白棉布裙子,决然的坐在列车上去寻找属于她的远方。一个安静的小镇,或者一座巨大的城市。面对陌生人一瞬间带来的温暖与感动,她的叙述平静,却又像是一场繁华的荒凉。

      孤独的故事不会落幕,一个人注定无依无靠,谁是谁的定格,谁又是谁的过客。

     可是作为考生的我们在拥有大好青春年华的时候,却只能平静的坐在那个被叫做教室的小屋里,把那些想像练习成为虚无,然后留下满桌的画满公式的草稿纸和许些潦草的字迹,我便用这些文字来祭奠我的青春。

       于是我开始向往阳光,向往明媚的阳光;向往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的一天。

       十八岁,我要让花开不败。

(三)

     不知是谁说过,高中是个悲剧,而我们就是悲剧主角中的主角。鲁迅说过:悲剧是把世间最美好的东西撕碎了给人看。是的,悲剧,可我总喜欢把悲观的东西打上美好的印记。就像盆栽也有盆栽的好处,我也依然可以装扮大自然,可以成为奥特曼,可以合体成为护卫宇宙和平的铠甲勇士,我觉得自己活得特好,挺幸福的,自己一个人,可以为梦想而拼,多自在!我在和同桌说这些话的时候就仿佛自己中了500万大奖一样。可同桌却用那种极度极度鄙视的眼光看着我,我知道他是在嫉妒我。

     一天单调的重复过去便迎来了幽深的夜,我们没有耐心睡到天亮,也没有兴趣去风花雪月,于是我便喜欢在那个被课程表安排的满满的一天过后,幽深幽深的夜,我抱着厚厚的书本走在回宿舍的路上,看着头顶浑浊的夜空,深吸一口气,自由的呼吸,然后在这短短的百米里,憧憬自己的未来,想像自己的远方,曾经的美好,以后的向往,那短短的时光在倔强的复课生活中,还储存着短暂而永恒的美好记忆。

      其实,每天都是美好的。

(四)

      我渴望有一天可以背上行囊,去自己向往的远方。

      倾斜而去的黄昏中,记忆经历了一朵花绽放与凋零。夜行的人,在迷离的灯光下,摸不准远方的表情。一样的大地和星宿,不一样的经历和命运聚在一个人的身上,远方之远,就是我一个凡人生活的平静。

      二十年,花开不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