种植农作物的类别不同,因而生产方式有别,这也会影响人们的思维习惯。结果,不同民族或者同一民族内部的不同地区,人们的思维特点也不尽相同。根据媒体报道,弗吉尼亚大学心理学家托马斯•托尔汉姆领导了一个研究小组,探讨吃小麦与吃大米对思维的不同影响,该项研究成果发表在美国最顶尖的刊物《科学》上。
托尔汉姆指出,西方人和亚洲人的思维方式迥异。拿中国人与美国人来比,美国人讲究个人主义,提倡独立自由,擅长理性分析;而中国人则更看重集体主义,强调相互依赖,尽量适应所处的环境。
托尔汉姆又进一步把中国分出“吃大米的南方地区”和“吃小麦的北方地区”,认为这两个不同地区的人们思维习惯差别很大,从而产生了两种很不一样的文化传统。他的研究团队发现,大米区的人集体主义精神高,而小麦区的人则正好相反。小麦区的中国人更接近欧洲人的特点,因为欧洲也是主要以种植小麦为主的。
他们是这样解释造成上述差别的原因的。水稻种植过程复杂,从育苗到插秧再到灌水施肥,不仅需要大量的人力,而且还需要乡亲们之间相互协作,因为需要修建和维护复杂的水利系统。然而小麦的种植则相对简单,在听天收获的年代,很多农民都是单门独干,不那么依赖别人。这种不同的劳动方式造成了截然不同的思维方式。
托尔汉姆课题组的研究是否可靠,这也许具有商榷的空间。然而劳动方式对人的思维方式有影响,这可能有一定的道理。